快捷搜索:菲律宾打工(3)

对不起,我不会嫁给在菲律宾的你

 
两天前的半夜,我和新认识的朋友小K去喝酒。几瓶生力啤酒下肚,小K开始絮絮叨叨起来,看来这家伙差不多快醉了。我啃着卤鸡爪,听他有一句没一句地瞎扯淡。
 
小K夹了口菜,他忽然很突兀地说:“我妻子预产期是这个月月底,我娶了番仔。”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说:“这样啊,那恭喜恭喜啊!”
小K没有看我,他低着头,伸手从冰桶里捞起几颗冰,放手心里搓着。
他自言自语道:“我都快30了,刚好又有了孩子,家里人催得紧,就娶了这个番仔。”说这话的时候,小K的脸皮涨红,眼里满是复杂的神色。
 
“没事,有的菲律宾女生还是很好的嘛,对你以后的生意也有帮助。”
 
小K一咕噜又吹了瓶酒:“去年我特意请了2个月的假,回国相亲。人家一听说我在菲律宾,还不是在马尼拉,就吓跑了一半的媒人。有介绍的吧,咱嘴笨,也不知道怎么和人家聊天。
 
我初中毕业就来这边了,学历低,人长得也一般。我啥也不会,就会傻傻赚钱。现在大陆的女生都那么傲娇,一个个还非得聊个一年半载的。好嘛,好不容易有聊得来的,可人家要求必须在国内买套房子,才答应结婚。艹,我去他妈的........”
 
凌晨一点半,小K喝得伶仃大醉,最后是被他的司机拖着上了车。
我看着桌上几盘卖相甚好的下酒菜,顿觉索然无味,出了餐馆,街上唯有微弱的路灯和零星的行人。
 
...........
 
图小班和他国内的相亲对象交往了一年多,现在已经到了最终的“YES”与“NO”的环节了。
 
“你说,她会答应嫁给你吗?”
 
图小班沉默了一会儿:“我曾和她聊过这个问题
我对她说:‘你若是答应,我会很开心,我会很感谢你的勇气,你为了我,离开所有的亲戚朋友,来到这完全陌生的异国他乡。吾愿持子之手,与子携老。
 
你若是拒绝,我能理解,你我实际相处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你我其实就是对方手机里的虚拟情人,往后的日子都是未知数。缘分,看缘分吧。”
 
“你若是敢娶菲律宾女人,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这句话是刘小污他爸说的原话。
 
刘小污今年31岁,他经历了一段失败而短暂的婚姻。从见面,订婚再到把女方带回菲律宾,用时不到一个月,堪称闪婚。然而,这段婚姻维持了不到一个月,两人便离婚了。
 
是刘小污后悔了,尽管女方人长得漂亮,也一点不嫌弃菲律宾的环境:“对不起,我不爱你,我们不合适。”
 
刘小污可以说是被他爸赶鸭子上架硬逼着结婚的,他不敢忤逆他父亲。要离婚的时候,刘小污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劝他,但他不听,他要用这样的方式反抗他的父亲,也同时摧毁了一个菇凉。
 
刘小污不再回国相亲,也拒绝和本地的华裔女生交朋友,父子关系降到冰点。只有刘小污身边亲近的人才知道,他有喜欢的菲律宾女生。
 
“父辈是无法理解和接受的。在21世纪的现在,种族歧视依然像一道巨大的鸿沟,将不同国籍,不同阶级的人分隔在两旁。我们每一个人都逃不开,世俗的枷锁。”
 
尽管没有准确的统计,但可以肯定的是,除了本地出生的第二代华人之外,只有极其少数的中国人会娶菲律宾的女生。
 
即使在语言上的沟通没有问题,但华人社会的舆论和文化的差异依然使人望而生畏。(对他们来说,即使包养情妇,也比娶菲律宾人来得体面。)
 
小班曾听一位中年大叔这么说过:“咱们在菲律宾的少年仔不知是招谁惹谁了,明明这么努力赚钱,却还是被内地的女生看不上。”
 
这个时候,除了用缘分这个俗词,好像再也没有合适的词来形容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直聘吧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huguonw.com/gzjl/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