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五年 · 三万英尺

转眼来菲已经一年半,眼看着就要开启第三个年头;这天我在东方大厦后面的小菜市场买菜,记忆突然回溯至刚到菲的时候。
 
落地那天从机场出来,司机+保姆顺利接到我,呼啸着就到了公司安排的宿舍。我记得清楚,司机从一个路口拐进了小区——说是小区,其实就是在大楼门口一个环形的路。第二天除了办理入职,由保姆带着去了公司,也不敢到处出去乱逛。所以第三天迷迷糊糊出门参加公司年会,又回来很晚的时候,看到拐进去的那个门已经上锁了,吓得当时睡眼惺忪的我赶紧鬼哭狼嚎的叫保安。保安小哥哥给开门,进到宿舍后仍然心有戚戚然:这都什么鬼小区噢,才十一点多就锁门了,那以后万一夜班回来怎么进来呢…….
 
当然很快就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人家有正门!!!之前我一直走的都是偏门,所以到时间上锁了,正门是24小时都开着的。可算放下悬着的一颗心!当然我也知道了,从宿舍走路到公司的距离是不到十分钟。
 
好像来到一个全新的环境,人都会非常好奇,也非常谨慎。至少到菲的第一周,即使休息我也没安排出门的活动,每天在上下班的路上以自己的眼光打量观察着这个我计划生活五年的地方。
 
好在英文还马马虎虎,跟公司的保姆能有一些交流,休息的时候保姆突然问我,要不要去菜市场走走?可以买菜回家做饭。好的呀,那就一起去吧。第一次到菲律宾的菜市场,看到了低矮的从墙边延伸出来的棚子,看到小小的区域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各种水果,看到用小塑料袋挂出的小米椒和大蒜。真的感谢这里至少有小米椒,让不辣不欢的我吃饭还有些生趣。后来才知道,在菲律宾本地的餐厅Jollibee点一份辣的炸鸡腿,就可以吃到最喜欢的辣椒粉。
 
一转过身,保姆指着一栋粉色的楼说“Oriental Garden”,很兴奋的示意我去看。当时瞬间出现在我脑子里的是,oriental?什么意思?东边?她在告诉我方向么?东边有个花园?但她为什么那么兴奋,好像有点不正常?
 
一年半之后的今天,我又来到这个菜市场,才恍然大悟,保姆的兴奋,原是因为我们就住在那栋楼,我们住的地方就是东方花园,站在同一个位置,今天感受到的是有些尴尬的笑意。对一个地方熟悉了,距离感也就越来越小。
 
思绪不由自主的飘着,想起来一个已经回到马来西亚的朋友。那时候我的部门老大还是很护着我的一个大姐姐,部门唯一可以讲中文的女生就是这个马来西亚小姐姐。工作很累的时候跟老大说话,她也唏嘘的说,很是羡慕这个女孩子。为什么呢?有些人好似不用为生活发愁,小时候有父母照应,长大了有男朋友,工作生活都安排好,顺利步入婚姻的殿堂——至于步入殿堂之后的鸡零狗碎,谁也避免不了。至少故事到这里是很完美的,她也还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恩,马来西亚小姐姐大概就是这么个幸福的人儿,她计划再工作半年回去结婚;唯一的不幸,大概是这份工作没什么趣味性,要熬时间。她曾经跟我说,她男友离得很远,走路要30分钟左右,觉得像在异地恋,每周只有周末休息的时候能见面。当时在心里暗暗的唏嘘,怎么好好的就成异地恋了呢?
 
直到有一天,知道了她男友住在Jazz Mall,Jazz Mall到东方花园的距离,相信在makati的朋友心里会有个大致的判断,我震惊了:怎么就成异地恋了呢?能把人和人分开的距离到底是多远呢?对于喜欢的人,我愿意每天大半夜穿越一个区去找他,哪怕走路要走半小时。还觉得小姐姐幸福吗?或许吧。
 
每个人的世界如此不同,她觉得幸福就好了。
 
所以造成距离的是什么呢?而迪克牛仔在三万英尺高空中的思念,能不能穿过时光和种种前尘往事的距离,到达他想念的人那里呢?
 
很多问题不知道答案,很多答案对应了很多问题,很多很多的思绪飘了很远很远,你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这么飘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直聘吧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huguonw.com/gzjl/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