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世界杯比分网 > 世界杯集锦 >

从国内到迪拜,所有人正在被压扁

2021-04-07 09:17 浏览:
大概在几年前,胖哥听到了一个讲座,演讲者是:
 
上海市优秀出租车司机丁建章。
 
一开始,我是在手机的蜻蜓APP上无意间点到的这个链接,我总觉得,一个开出租的的哥能说出点啥言之有物的内容呢?但在我完整的听完之后,我发现:
 
我被震撼到了。
 
其实丁师傅的这个讲座内容也不复杂,核心的要义就是:
 
都开出租车,为什么我的生意会比别人的好?!
 
完整的内容胖哥已经记不住了,但是其中有几个打动我的点到今天印象依然深刻。
 
比如:丁师傅每天都会把自己和车子收拾的干干净净,弄得漂漂亮亮,为乘客准备好车载充电器。也会印制几盒中英文的名片,碰上CBD区域或者是去机场的商务型客人,他都会在客人下车的时候主动给客人发上一张,因为这,后来有客人专门会让丁师傅去机场帮他拿重要的货物,因为当时快递并没有机场取件的服务。而这种活,因为运送物品的重要,客人往往给出的溢价利润会比单纯车费更高。
 
比如:开了25年出租车的丁师傅会学习简单的英文,并且抽空背一背上海旅游景点的导游词。有外地或者外国的客人问他上海哪里好玩的时候,他就会给人家介绍。把客户说的开心了,有的客人就直接说能不能包他的车一整天或者半天去景点玩,这样比单纯在路上找活油费更省,利润更高。
 
比如:有时候丁师傅去一些已经排了队等客的热门地方趴活,这时候他可能是第三辆或者是第四辆车。前面的司机为了省油就关空调熄火开窗,他就会开着空调人下车,拿起车上的擦车毛巾在那一边擦擦车,一边等着客人。而有客人出来时,可能一眼就会看到唯一这个在擦车的司机,再一看,这辆车好像是唯一空调开着的,这时候就会跳过前面三辆车选择他。
 
比如:车怎么开也是大有讲究,上海的大桥多,杨浦大桥,南浦大桥,还有各种隧道。丁师傅就知道怎么开最省油。比如开某个大桥,因为它的走向,你开最左边的内道比开外道要节约大约3.XX公里的路程,跑一趟你不觉得,但是经年累月下来,积少成多,这就是一笔可观的油费利润。
 
大概类似这样的内容,丁师傅讲了挺多的,当时听完这个演讲我的感觉就是:
 
360行,行行出状元。魔鬼藏在细节里。
 
但是,几年之后再来看,谁还会记得丁师傅,谁还会真的在乎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这些宝贵的经验?
 
在国内,像滴滴这样的互联网工具正在抹平一切人与人之间能力化的差异。
 
接单有平台提示,路线有平台提示,到哪加油便宜有平台提示,万事都有平台,
 
如今的滴滴司机只不过成了一台人肉驾驶器而已。
 
 
胖哥在迪拜的一个朋友,之前的文章里也提过。他在迪拜这几年大概是很多人的一个缩影。
 
一开始显示在木须巴扎一个面料生意的老板那里打工,想当年,木须巴扎的那个生意阿:
 
都不用卖,客人拎着钱来找你。
 
不仅是面料,几乎中国产的任何东西,拿到阿联酋,翻上个5678倍大家也都是抢着要。
 
后来不行了,中东各地都搞了中国城,甚至本地的客商直接去义乌采购了。
 
利润越来越薄,行业越来越萧条。
 
然后这个朋友转行做了导游,开始哐哐带团。
 
那会我们几个导游朋友没事就在一起聚聚,喝着酒,聊着天,说着各自团上的客人和事情。现在回想起来,说的装逼一点,应该叫做:
 
QCC讨论小组(自动自发的发现问题并且解决问题的讨论组)。
 
迪拜的几个华人扎堆的领域,贸易也好,旅游也罢,房产也行,在以前:
 
都是有技术含量的。
 
做贸易的,你积累了多少行业资源?你的货怎么能吸引中东客人的喜好?什么时候进多少量的货,什么时候看形势不对要割肉抛货,这些行业的宝贵经验就是门槛。
 
做旅游的,你能不能HOLD住30人以上的大团?有些挑剔的江浙沪的客人来能不能服务好不产生客诉?碰到刺头找事客人应该如何处理?怎么样推广和介绍特产能让客户多多购买?这些都是技术活。
 
做房产的,你在国内有没有独家的获客渠道,你在本地有没有和开发商内部人员有良好的关系。如何确定的判断客户的真实需求,如何有效的让客户做出决策,这也是技术活。
 
人与人之间有经验和能力的差距。
 
 
但,今天的迪拜越来越魔幻。
 
人人都卖房,人人都采购,人人都管家,人人都卖电脑手机,人人都卖槟榔,人人都换汇,人人都带小姐。
 
比的是啥?比的是:
 
谁能先认识东南亚来的老板,仅此而已。
 
有人行业崩溃,走投无路,投奔房产。偶遇大佬,说起来都是多少亿的老板,然后狗屎运的卖了栋楼。一夜所赚超过以往积累财富的总和。
 
有外贸人因为产业日薄西山,偶遇大佬,成了全职管家,采购供应链全程服务。从租房到买床,从电脑到炮房,就差卫生巾和内裤了。这边加一点,那边加一些,也赚的盆满钵满。
 
有姑娘毫无积蓄,疫情滞留,半推半就,下海为娼,一夜风流,五千到手,夜夜风流,房钱已有。
 
有小伙儿仅是卖酒,一二来去,熟悉成了朋友,看BC豪车妹子天天有,开始甩开膀子投身下海畅游,准备干个一两年金盆洗手。
 
有迪拜老板负债累累,东拼西凑,孤注一掷,招人起盘,最后一搏,喜获丰收,一夜翻身。
 
过去,人与人的差别是见识,是智慧,是经验。现如今,无差别。所有人都在被这个时代摧枯拉朽的压扁。这个城市正在以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进行着财富分配。你以往积累的所有的经验在这一刻就像一个屁一样的一文不值。
 
我见证着这个时代的荒诞,同时也是这个滚滚洪流中的一粒尘埃。
 
昨天,一同喝酒的郑老板朗诵了一首诗:
 
我有过多次这样的奇遇,
从天堂到地狱只在瞬息之间;
每一朵可爱、温柔的浪花,
都成了突然崛起、随即倾倒的高山。
 
每一滴海水都变脸变色,
刚刚还是那样美丽、蔚蓝;
旋涡纠缠着旋涡,
我被抛向高空又投进深渊……
 
当时我甚至想到过轻生,
眼前一片苦海无边;
放弃了希望就象放弃了舵柄,
在暴力之下只能沉默和哀叹。
 
今天我才有资格嘲笑昨天的自己,
为昨天落叶似的惶恐感到羞惭;
虚度了多少年华,
船身多次被礁石撞穿……
 
千万次在大洋里撒网,
才捕获到一点点生活的经验,
才恍然大悟,
啊!道理原是如此浅显:
 
你要航行吗?
必然会有千妖百怪出来阻拦;
暴虐的欺凌是它们的游戏,
制造灭亡是它们唯一的才干。
 
命中注定我要常常和它们相逢,
因为我的名字叫做船;
面对强大于自身千万倍的对手,
能援救自己的只有清醒和勇敢。
 
恐惧只能使自己盲目,
盲目只能夸大魔鬼的狰狞嘴脸;
也许我的样子比它们更可怕,
当我以生命相拼,一往无前!
 
只要我还有一根完整的龙骨,
绝不驶进避风的港湾;
把生命放在征途上,
让勇敢来决定道路的宽窄、长短。
 
我完完全全的自由了,
船头成为埋葬它们的铁铲;
我在波浪中有节奏地跳跃,
就象荡着一个巨大的秋千。
 
即使它们终于把我撕碎,
变成一些残破的木片;
我不会沉沦,决不!
我还会在浪尖上飞旋。
 
后来者还会在残片上认出我,
未来的诗人会喟然长叹:
“这里有一个幸福的灵魂,
它曾经是一艘前进着的航船……”
 
胖哥听的热泪盈眶!